首页 要闻 越视频 镇街 外宣 国内 国际 社会 健康 网评 专题 发布会 H5 新闻排行榜

浣纱·好文赏析|找回戴思恭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 08:28:08 来源:诸暨日报 边建松 编辑:骆依婷
    若失去民间的滋养和注视,恐怕最热烈的花朵,也只会在高墙深宫里自开自落。

  我们都知道明朝医家李时珍,却少有人知道明朝医家戴思恭。我一直感到奇怪,被誉为“国医圣手”的戴思恭,他的医名、医方本应为后世广为传诵,可我们对之却所知甚少。毕竟一位医家的水平如何,需要实证,也就是要有医案;医家若没有汇总的书稿,他的成就就无法体现。

  《明史·方伎传》记载医家19人,其中御医仅5人,为戴思恭、盛寅、吴杰、许绅、凌云,尤以戴思恭最负盛名。但戴思恭只给后世留下那么一点医学遗产,这和他的身份地位极不相称。

  其中的原因,可能在于身不由己。戴思恭后半生,一直在帝王、皇子、权臣、妃子之间盘桓。身在侯门,即使不浮躁,恐怕也难免胆战心惊。

  于是,戴思恭转移了研究范畴,从而使得自己在医学上的大半贡献,变成发扬和补充老师朱丹溪的医学。这也许是不得已的变通手段。也许戴思恭在无奈中把自己作为一支火把,点亮“丹溪学派”的熊熊大火。

  确实,戴思恭似乎是朱丹溪行走着的影子。能够与朱丹溪结缘,一生所学都在恩师朱丹溪的光辉下,对戴思恭来说,似乎此生已经足够!

  戴思恭初见朱丹溪,是在1338年,戴思恭的祖母病重时,义乌的朱丹溪跋涉百里路来浦江马剑(今为诸暨马剑镇)诊疗。当时,14岁的戴思恭无法仰视57岁的朱丹溪。戴思恭只能看到名满江南的名医朱丹溪忙忙碌碌,伺机在旁边服侍而已。

  仰视,也需要一定的立足点,而以当时戴思恭的立足点,还远远望不见朱丹溪这座巍峨大山。

  民间流传这样一个传说。戴思恭师从朱丹溪不久,在金华市郊遇见一个送葬的队伍。他看到那抬着的棺木,还向下滴着鲜血。他猜测:棺木内的人也许还有生命迹象。于是他央人打开棺木,发现是难产而亡的产妇。戴思恭检查“亡妇”后,从药箱中取出随身带的银针,在“亡妇”的肚脐眼上扎了一针。故事的结局是:母子均得救。

  不知道戴思恭是哪一年满师。后人只知道,戴思恭满师之后,每年往返十多次去见老师;如果他离义乌远的话,就和老师书信联系;即使自己年老致仕,也还是挣扎着长途跋涉去祭拜老师。

  这份沉甸甸的眷顾,给人的感觉是,戴思恭一直未满师毕业,他一直追随着朱丹溪的脚步,仰望恩师,“探求师意”,成为民间灿烂之星。

  或许,戴思恭怀抱着一个朴素的信念——像一朵鲜花一样生下来活着,像一粒尘埃一样病着死去。所以“医者,意也”,人的头顶,有最高真理悬挂着;人,只有“顺生”而已。

  但是,就像一颗星无法选择它在天空的位置,无法选择它出现的时辰,一个人也一样,无法选择他所处的大时代。

  如果不是最高领袖朱元璋发话,戴思恭肯定不会加入太医院。他曾多次推辞御医一职。其实,此前他多次接到朱元璋的“死命令”,必须医治某人。这些人里,有皇后、皇子、重臣……

  据说,马皇后生骑马痈,朱元璋请戴思恭去给她医治。戴思恭使用撒药粉求印影的办法,来诊断骑马痈的病情,既避过不便,又颇有疗效,令人赞叹不已。朱元璋评价是:“老戴,仁义人也。”一声“老戴”,荣耀至今。

  明洪武二十五年(1392),戴思恭已是68岁的老人了。朱元璋一声令下,戴思恭立马赶抵南京。这一回,他再也推辞不得——太子病了。当时朱元璋想定都西安,于是派遣太子先去陕西考察。而去时整个上半年都在下雨,外界的湿热、旅途的奔波,加上本身虚胖,太子朱标终于染病。戴思恭先陈述病因,呈明只能暂时缓和无法保命。第二年,太子去世。戴思恭正式成为太医院的御医了。

  显然,整个朝廷少不了这位技术型人才,明朝太医院由此开启了“戴思恭时代”。

  74岁的戴思恭成为太医院院使,也就是太医院院长,是在朱元璋去世的那一年(1398)。戴思恭成为太医院院使以后,提拔了很多有实际医疗水平的专家。他离开京城后的几代太医院院使,都是他培养和拔擢的,而这些人的医学根底,基本和戴思恭分不开,如蒋武生、韩公茂、袁宝等人。

  1399年,75岁的戴思恭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——订正了宫廷官方医书,就是传世的《秘传证治要诀及类方》。

  又过了3年,1402年,永乐大帝朱棣登基,戴思恭年老乞归,恩准。78岁的戴思恭和42岁的永乐大帝相处得甚是和谐,玩笑开得几乎不分君臣。其实他们是老相识,早在20年前,戴思恭就奉命去北京医治好了燕王朱棣的“瘕症”,朱棣对他十分信任。戴思恭退休时,朱棣还十分动情地对他说:“他日当分膳与卿。”

  回顾这一段御医生涯,不知戴思恭会发出何种感慨。

  如果我们问戴思恭一生里有什么遗憾,他会怎么回答?而若问他一生最大的荣光是什么,他的回答是否就藏在我们对他一生的描述里?若从古代中医文化考察,医道的至高处是和儒家思想融合为一的。人天同构,人天同类,人天同象,人天同数——这是宇宙的最高真理,也是传统中医学的最高真理。不知戴思恭对此会如何阐述?

  戴思恭留下了太多美好的空白。这些空白像一条隔了600多年的闪光道路,吸引我们走进去。

  我悬揣:如果戴思恭不加入御医行列,他的名声也不会比现在更黯淡,甚至更鲜亮也说不定。因为医家之所以为医家,在于他的医道、医术、医方……能够在民间广泛流传。而戴思恭在后半生的30多年里,只那么小心谨慎,不敢大胆探求。所以,他才只留下《推求师意》之类的医学作品。

  戴思恭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,真是遗憾!

  我们应该将这些散落的珍珠拾掇起来。我们要从历史的尘埃里,将戴思恭找出来,找回来。不仅是找回失传的医方,找回蒙蔽的人事,更是要将戴思恭的神采找回来。

  
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5-89095158
浙新办[1999]19号 浙ICP备17048251号-2
地址: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
 
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