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暨 · 新闻
葛焕标:家国万钧系心头
时间:2016/4/8 10:13:15 来源:诸暨日报
  ■记者 应柳漪
  
  人物名片
  
  葛焕标
  
  1936年出生。老家诸暨枫桥。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原副政治委员兼纪委书记。1953年参军入伍,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从一名普通的战士起步。1988年,被授予少将军衔。1995年,晋升为中将军衔。
  
  曾参与“两弹一星”科研试验发射任务。任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政委期间,与军政主官密切配合,率部完成“澳星”和我国多颗卫星的测控与在轨卫星的长期管理任务。
  
  去葛将军家采访那天,本应是他和单位老同事集中学习的时间,但考虑到我们去一次北京行程匆忙,另约时间不可能,他特意请假在家接待我们。
  
  进去,几只白瓷茶杯早就候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了,他立刻要动手给我们泡茶,被秘书接了过去。“北京天气干,你们应该很不适应吧!快喝茶润喉。其实人哪,很神奇的,呆久了到哪里都会适应”。
  
  这是他自己的生活感悟。这个在江南出生成长的老人,16岁来到部队,在大西北一呆34年,最美的青年年华都献给了我国的“两弹一星”和航空航天事业。
  
  他军旅生涯中那些令人激荡的故事,就在他一句亲切的“坐下来,边喝边聊”中徐徐展开……
  
  当兵是自己“反抗”来的
  
  “我当兵是自己‘反抗’出来的。我的家人都不同意,一是年纪小,舍不得;二是明知去抗美援朝上前线,子弹不长眼睛,不放心。”
  
  出生枫桥葛村贫寒农家的他,是家中长子。小学在私塾读的,后因战乱,才学三年就停了。他记得很清楚,那时老师教英文,后来去部队做通信兵,很多人不认识的英文字母,他全会拼。读私塾,除了长知识,也种下革命的种子。记得当时有地下党被关在祠堂里坐“老虎凳”,他偷偷去看了,没一个动摇的,让他敬佩而心向往之。
  
  此后,诸暨解放。村里来了解放军,军容整洁、待人亲切,在村里访贫问苦,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特别是其中两名解放军在村里智斗二三十名土匪的事迹,更是让他打心底里信服。他做梦都想当兵。
  
  1953年,抗美援朝大征兵来了,他决心参军。其时,诸暨正实行土改。16岁的葛焕标已是村农委会土改成员组的人员,农委会人都很喜欢他。为此,他放着安旦日子不过,要去前线打仗,父母不同意,年迈的外婆更是竭力反对。老外婆拄着拐杖,专程从外地赶来阻止。可他铁了心,经过“绝食”抗议后,长辈只得放行。
  
  到部队不久,他就被抽调到军部报训大队,开始学习无线电报务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为打响一江山岛战斗作准备。
  
  诸暨人耕读传家之训,在他身上根深蒂固,到部队有了学习机会,他自然特别珍惜。加上有英文基础,学得快,还有余力帮班上其他同学。学习结束,因表现突出,他荣获“三等功”,进了20军59师报训大队。没多久,他被抽调进一江山岛前线司令部电台,参加1955年1月的解放一江山岛战斗。
  
  之后,重回师报训队的葛焕标从电台班长到了电台台长,率15名战士承担了一个军5个师内部的通信联络任务。1956年,他出席了部队建军积极分子大会,入了党。
  
  17年留守茫茫戈壁滩
  
  葛焕标开始在部队崭露头角,但真正的改变,则是1957年的一次通信学校的招考。
  
  那时,他在师部报训大队当无线电参谋,听到通信学校的招考信息,他立刻向领导汇报了报考意向。一开始,首长不同意,是爱才的营长去做了说服工作。到答应时,距考试只剩下一天了。
  
  临考前一天晚上,他彻夜难眠,想着只上过小学三年的自己怎么应考。他还清晰地记得语文是要写一篇2000-3000字的文章,谈自己到部队印象最深刻的事情。他坦诚自己对无线电的喜爱和追求。也许是这真诚打动了老师,他如愿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张家口高级通信学校宣化分校。
  
  两年后的1959年1月,他和其他40多位同学提前毕业,并送到北京接受更高要求的强化培训。4月,一辆专列将他们送到茫茫戈壁滩。
  
  在这里,葛焕标与全国各地抽调的精兵强将们一起,成为中国“两弹一星”基地——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第一批开拓者!
  
  当时的酒泉严重缺水,常常是早上洗脸的水澄清后晚上再洗脸、洗脚。水是硬水,他一开始喝不惯,接连两星期都拉肚子,最后逼着自己吃下从来不碰的大蒜,才使病情好转;冬天酒泉严寒干冷,最低温度摄氏零下30多度。可到了盛夏,走在沙砾上,胶鞋都能烫变形。无线电中继接力站执行任务都在野外,他和战友们白天热得浑身冒汗,晚上睡在帐篷里,冻得缩成一团;酒泉最怕刮风,吃饭时碗里成了沙子拌饭,睡觉时帐篷要固定得很牢,否则什么时候人连帐篷一同被刮走都不知道……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当着我们的面回忆起那个地方,依然清晰记得每一个细节。
  
  比环境艰苦更难熬的是心灵的孤寂。在当时,建造原子弹基地、导弹基地,是国家最高机密。所以,葛焕标和戈壁滩上的数万名将士,到了这里后的第一天起,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。这使得他在葛村的家人非常担心,有很长一段时间,家人都以为他可能“不在人世”了。
  
  直到多年后,震惊世界的中国第一颗原子弹、氢弹成功爆炸,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成功升天,家人才知道他在戈壁。
  
  在戈壁他一呆17年,身份也不断地发生着变化,军衔也在一步步上升——从排级到连级、营级、团级、师级……
  
  频频还乡只为报春晖
  
  1976年,葛焕标离开基地,调任西安卫星测控中心,他的又一个十七年开始了。不久,他担任了测控中心的副政委,进而又升任政委。在他的主导下,我国第一次在茫茫大洋上建立了“远望号”测控船。之后的每一次卫星发射,特别是“神舟”一号至七号的升空,“远望号”的作用举世皆知。
  
  1993年,葛焕标离开了他献身整整34年的大西北,奉调进京,任国防科工委政治部副主任。1995年,晋升为中将。2001年,调任新组建的解放军总装备部副政委兼纪委书记。
  
  如果说在常人眼里,这34年军旅生涯是辉煌而荣耀的,那么于他心里而言,却留着深深的愧疚。“从军多年,最亏欠的就是父母妻儿。”他是长子,在中国农村,长子就该给父母养老送终,可是他去部队后,几乎没有好好陪伴过父母,相反总是要他们担心。他的妻子是朝鲜战场归来的一名志愿军,后来也进了戈壁滩,因为工作,出生没多久的三个女儿,不是被送回老家,就是被送到上海亲戚家养。
  
  可能也是因为对家的愧疚,当他从部队退下来、相对“自由”后,家乡的每一次召唤,都成了他一次还情、还愿的机会。大到诸暨西施文化节、国际珍珠博览会、中国袜业博览会等节会,小到家乡一个新馆落成、一次书画展览、一次摄影大赛,甚至像学勉中学的一个校友活动,家乡有“召”,只要有时间,他都会出席……
  
  这些年,他为枫桥的古镇保护专门写过调查报告,并呈送到绍兴市政府。他立主修复周恩来作抗日演讲的枫桥大庙,为枫桥古镇文化添彩。他还积极挖掘乡贤文化,实地考察王冕、陈洪绶、杨维桢故里遗址,建议当地政府开展恢复和建设工作。他自己则和福州师范大学骆焉名教授(现已故)合作,为枫桥三贤立传。
  
  采访结束时,将军感慨:“人这一辈子,走不出的就是国和家。于国,我是军人,尽忠第一;于家,我是游子,但身游而心不游,诸暨始终是我最爱的故乡。”
责任编辑:赵娟



诸暨日报社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5-89095158
浙新办[1999]19号 浙ICP备05004053号
地址: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市暨东路70号
浙公网安备33068102000025号